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新聞中心>舟山聚焦

                    喜迎二十大·我們這十年|她化身“燈塔”,幾十年如一日守望海島幼兒園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09月27日 15:43 來源:舟山晚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,對于鄭良紅來說是一個特別的年份。這一年,她離開了小湖幼兒園,和村里的部分孩子一起,加入了六橫中心幼兒園的大家庭,結束了自己長達26年獨自授課的歷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錯,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,鄭良紅都是這所幼兒園內唯一的老師。小湖幼兒園和中心幼兒園合并的時候,曾經有領導問她:“想不想轉行去別的地方試試新工作?”鄭良紅沉思良久,最終還是搖了搖頭:“既然干了老師這行,我就想踏踏實實把它干好,直到我退休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樸實的話語,卻透露出堅定的決心。從1991年畢業回到小湖村至今,在教師這個崗位上,鄭良紅足足待了31年。在她看來,過去的十年,既是變化的十年,也是不變的十年。改變的是教學環境、教學方式,不變的,是那份扎根海島學前教育的堅持與熱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告別“一個人的幼兒園” 有不舍也有期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概2016年的時候,我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小湖幼兒園要和六橫中心幼兒園合并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幼兒園所在的房子是以前老鄉政府留下來的,維修過幾次,但還是被檢查出存有安全隱患。既然如此,肯定是不能讓孩子們待在危房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幼兒園那時候有33名孩子,我和家長們開了幾次會,有些家長表示理解,有些家長則認為可以就近讀書,為什么偏偏舍近求遠?對于這部分家長,我和中心幼兒園的領導們一起上門勸說,也帶著他們去看了房屋存在的安全問題,最終還是達成了共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長和孩子們的心情我能理解,因為我當時的心情也很復雜的:一方面是離開自己熟悉、陪伴多年的幼兒園,第一次要和一群老師在一起上課,對長久習慣一人授課的我來說其實是一種很新奇的體驗;從另一方面來說,這種新奇也會帶來一種隱秘的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在1991年高中畢業后來到小湖幼兒園工作的。一名老師,三四十名學生,就是20多年來這所幼兒園的常態。墻壁需要粉刷了,我就喊我老公、女兒來幫忙刷;來不及燒飯,我母親就過來義務幫忙洗洗刷刷。院子里的一花一木都是我自己親手布置的,我對幼兒園有著很深的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我看來,過去的幾十年里,小湖幼兒園是在不斷“變好”的。村里的老書記很記掛這所幼兒園,給我們安裝了空調、添置了地板。社區里會定時送來課外書籍和玩具。從2010年起,幼兒園開始納入六橫中心幼兒園統一管理,孩子們要用到的教材,中心幼兒園這邊也會給我們帶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隨著對幼兒教育事業的重視,上級主管部門還給我們配備了一名保安員,增加了一名做飯“阿姨”的編制,這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孩子們的身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適應“團隊協作” 老師需要全面發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縱有萬般不舍,離別的時刻終究還是要到來。我的教師生涯,也要迎來從“孤軍奮戰”到“團隊協作”的改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過去在小湖幼兒園的教學方式和如今有很大不同,因為當時只有我一個老師,所以大、中、小三個班的小朋友會在一起上課。根據進度的不同,再進行細微調整,我要在同一時間段做3份教案?,F在則輕松多了,我和保育員、另一名老師一起搭檔合作,只要準備1份教案就可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剛換了新幼兒園的孩子們會有些不適應,哭著喊著說自己要回家。他們各自的老師就哄他們:“不要怕不要怕,鄭老師還在這里呢?!甭牭竭@句話,孩子們一般就不哭了。適應了一段時間,孩子們就開開心心地和新朋友一起玩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孩子們慢慢融入了新的幼兒園,我也不例外。我是這里年紀最大的老師,來到中心幼兒園之后,跟著年輕老師們,我學會了做PPT、做視頻,將課件的內容準備得更加豐富,有時候還會參加幼兒園里的各種技能比賽,爭取做個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老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周三,我剛剛去了趟杭州,參加為期5天的教師培訓。和十年前相比,因為可以和同事們調班,我有更多的時間用于自我提升和職業培訓?,F在的孩子們好奇心旺盛、知識面更廣了,作為老師,我們必須不斷提升自我素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教室每個月都會被布置成不同的主題,這期主題是宇宙航空,看到這些,孩子們就會問我:“老師,火箭、導彈是怎么飛上天的呀?”或者問:“老師,宇宙里面有什么呢?”如果我們自己的知識量上不去,也就無法回答孩子們的問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樣一種改變:以前一個人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,重心更多地放在如何把孩子們照顧好上面;如今,我自己的精神世界豐富了,也更加注重提升教學水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堅持海島學前教育 直到退休的那一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的時間,對于我自己來說過得很快。孩子們卻像禾苗,只要幾天不見,就長得飛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了智能手機以后,我習慣把他們小時候的樣子拍下來,過了兩年,等到他們大班的時候再看,已經是完全不同的樣子。比如現在班里的一個男孩子,剛來幼兒園的時候特別靦腆,一午睡就哭,我就把他抱在懷里,哄著他入睡。如今這個男孩兒的性格已經活潑了不少,甚至都有些調皮了,看到我就喊:“鄭老師鄭老師,快看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之下,我剛當老師的時候特別青澀,也沒經驗。那時候的小湖幼兒園廁所里面放置的,還是曾經農村用來堆積肥料的特別大的桶。有個男孩子,上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掉進去了。我特別慌張,趕緊把他帶回家里給他洗澡清理干凈,還給他換了一身我女兒的衣服。當時心真的嚇得怦怦跳,那種驚嚇程度如今想來仍然記憶猶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教過的學生,如今年紀最大的有30多歲了,他們的孩子也來到了中心幼兒園,成為了我的學生。在我印象里,2012年做過一次統計,截至那個時候,我已教出了六七百個學生,如今又是12年過去,這個數字大概又往上增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從宏觀的角度來看,六橫各家幼兒園每年入學兒童其實是在減少的。為了追求更好的教育質量,年輕的家長們帶著自己的孩子去了本島或者寧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論孩子多少,對于我個人而言,一定會繼續堅持在教師崗位上,直到我退休。能和孩子們在一起,我是很開心的,也能一直保持一個比較好的、年輕的心態。就算是煩惱,也只是暫時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鏈接: 作者:翁雨薇 江鑫 鄭良紅  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掌尚舟山客戶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                    新疆大战少妇丰满